咸鱼就是我

啊,我就是一条咸鱼了。

至今不知道那天的玄策经历了什么(4)

(4)
“玄策记住了吗?“
“明白!!”
玄策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守夜干了这么久,虽然有的时候也有见血,但始终没有这主动出击的来得爽。
勘察部带来的可靠消息说这次的兽潮肯定会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于是准备组织人员进行阻止敌人的行动。而这次的执行小队恰巧就是花木兰所带领的一队。
这可开心坏了百里玄策。
终于可以上阵杀敌了,这次他要做的是掩护哥哥进行什劳子的暗杀,但想想能和哥哥并肩作战是真的很爽啊。
虽然他提议过不要怂直接正面刚,但是被队友们无情的打压了。还被哥哥说教,什么不能有勇无谋啊,什么不能随性乱冲啊。
不过被他一句话怼了回去,“这不是还有哥哥吗!”
花木兰再三强调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却在美食上败下阵来。百里守约为这次战事前准备了一份比平常分量足多了的晚餐。
即使这样,丰富的餐桌上也还是战场。
苏烈啃着好不容易夺来的残渣默默地感叹着:自己果然是老了啊抢个吃的都没有这些小年轻厉害了。
百里玄策在哥哥潜在的帮助下首次从凯的手下抢到了一大块肉,开心的像是有了全世界一样,笑得咧开了嘴,还向凯投去了得意的眼神并在其幽怨的小眼神下,大口朵颐。
凯无视了美滋滋的玄策,瞟了一眼那边给弟弟布菜的守约,轻叹了口气,这嘴角都要扬到天上去了。
百里守约自顾自的给玄策夹菜,时不时的还问他合不合口味。守约只想给玄策最好的,能让玄策这么开心,内心都充斥着幸福。
玄策自告奋勇的去洗碗,却暗搓搓的想着有关百里守约,他的哥哥的事情。
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他的存在了,开始认同他是作为自己哥哥的一个存在?
碗洗了一个又一个,脑里头绪却是一个都没有理清。
玄策整理厨房,甩了甩手,信步走进了自己和哥哥的房间。军需资源不说紧张但能剩的都剩了的,队长看他们是兄弟俩就让他和哥哥一起住。床不大,两人平着睡刚好,但哥哥怕他挤了点,硬是抱了棉絮在地上垫着睡。
其实两个人睡还热乎些。当初他是想这么拒绝的却没有说出口。
“收拾收拾就上床睡了吧。”百里守约正在抖玄策的被子,见他都拉着肩膀进来,笑着往放在桌上的一盆热水点点头。
“啊……嗯,好。”百里玄策饶了绕后脑勺,把盆子端到门前随意的洗了洗脸和脚,就把水倒了,北地水少,冬季更甚,一般三四天才有可能冲一次。
“今天天冷了,就把你以前的被子换厚了些,免得冷了。”守约弄好弟弟的铺盖,就开始铺地铺。
突然,百里玄策抓过守约的手,小声的说:“都睡床吧,不地铺。”
百里守约看着弟弟乱瞟的眼神,抓着他的手越来越紧,心里开心极了。但还是拒绝道:“这床本来就不大,铺盖还很厚,不好睡得。我睡这儿……”
“那就盖一床!”百里玄策一下子吼出来,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放开他的手,红着耳朵爬到床上,“随你吧!”快速脱了身上的衣服,裹着睡衣就钻进了被子里。
“晚安!!”
百里守约无声的笑了笑,眼里的温柔仿佛要化成水溢出来。悄悄地把衣服换了,摸着下巴狡黠地勾起唇角,轻手轻脚地抱来一床大一点的被子,抖开,然后向还是蒙着头睡得玄策伸出了手。
一把掀起盖着玄策的被子,在他叫出声之前把大一些的铺盖蒙在两人身上一下子抱着他窝进了被窝。
揉了揉玄策次啦啦的头发,侧着身让了足够的空间,趁着他还没有回过神,满足的在他耳边低语:“晚安。”
百里玄策还是愣愣的木着,在身后人见见平缓的呼吸声中,红着脸,小心的钻进他的怀里。
“晚安。”
一夜好眠。

百里守约愉悦的早起给小队做饭。昨晚意外的睡得很沉,想必是弟弟蜷缩在怀里缘故。小小的根本看不出在战场上所迸发的力量。
不过早上起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玄策睡得迷糊的脸,感觉一整天都很有精神呢!
“哟守约,今天精气神不错嘛!在这次暗杀上也要这样保持哦!”花木兰伸着懒腰走进厨房,顺手摸了点食物塞在嘴里。也不忘给这个很靠得住的后背加油打气,虽然她觉得今天的守约有点不大一样。
嘛,做饭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
“放心吧队长,一定能妥善完成任务的。”
“这不是废话嘛!”

可惜,事与愿违。
玄策为了掩护自己被敌方捉住了。
如果不是他有些神经质的担心他,就不会一不小心暴露自己的行踪,差点被一击击杀了。而玄策更不会因此暴起瞬杀掉那个魔物后,身陷一小波魔兽军团中被捉。
都是他的错。
“守约你冷静一点,玄策在那边一定不会有事的,毕竟他可是敌方唯一的筹码。”
苏烈拍了怕百里守约有些颤抖的肩膀,斟酌了一下说辞,希望他能振作起来。
百里守约努力的眨眼,深呼吸,试图让自己清醒。但他发现根本没有用,无边的恐惧和愤怒侵蚀着他,精神上所带来的压力这个身体根本受不住。他只感受到一波搞过一波的火要从心胸里喷涌而出,只可惜没有突发口只能在身体里肆意冲撞。
凯紧皱着眉头,思绪一时也是一团乱麻,还想开口说什么却被花木兰的动作给镇住了。
“啪!”
百里守约捂着一整发疼的脸有些迷茫的看着他做敬佩的队长。高度运转的大脑在那一刻停止了,静静的只有那一声声的回响。
“好了,都冷静下来吧。咱们来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花木兰对着众人拍拍手,接着又是垫着脚一巴掌打在守约头上,略带安抚的对着他说:“来,一起。”

“不愧是魔种与人类的结合体,真是美丽~”
百里玄策被紧箍在一个十字架上,四肢都被束缚着粗大的铁链,手腕和脚腕上还钉上了铁钉,动弹不得。
他咬着牙才能抑制住疼痛所造成的呻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狼的基因所致,原本一直流淌的鲜血已经停止,那些被铁钉所伤的地方连着金属一起开始结疤。
疼,真的疼。
周身都感觉不是自己的,像是身体被拉扯开来分为一块一块的,但是神经却是完好的,每一丝所连接的痛意都传达到他的心里。
心都在抽搐。
可是如果你问他后悔么?不,除了哥哥外,什么事情都可以后悔。唯一不能舍弃的只有他。那一瞬间心里的恐意是不能想象的,百里玄策宁愿代替哥哥来接受苦难。
啊啊,哪怕失去了记忆,还是很想,很想做他的弟弟呢。只是,还有这个机会吗?
百里玄策感受到痛意在减退,才能分出一些力气看着眼前的毒蝎美人。
这是一个相当漂亮的人身。如果忽视掉她的下身是蝎子外。浓妆艳抹的脸上满是陶醉的笑容,那笑眯眯的眼神激的玄策一颤。
“呜啊!!”
肌肉带动铁钉深深地磨了一下伤口,玄策受不住仰头叫出了声。平时保护的极好的脖子宛如垂死的天鹅一般,大大小小的伤口密布在他的身体上,让人不忍直视。
可惜眼前的不是人,是真正的魔物,是一只毒蝎。它迷醉的用舌头舔着充斥着鲜血的下唇,禁不住靠近了玄策一分,用鼻子去嗅着他身上的气息,还轻轻地在他裸露的皮肤上啄了一下,满意的看着颤抖的更厉害的身子。
“哦,美人~再忍忍,你和我都再忍忍,等他们来了,我就给你解脱~”
说完,扭着腰爬出了房间。

守约有些不满的看着身边一同执行任务的兰陵王,虽然他们俩都互看不顺眼,但是本着救玄策才是要紧的,也就忍了这口气。
他才知道这个人是玄策的救命恩人,顺带还是玄策的一个便宜师傅。他很感激对方把玄策抚养到大而不是选择抛弃,却不能抵消他对这个人莫名的敌意。
守约自嘲一笑,这该死的占有欲和那害怕失去的心。
“最后再说一遍,我们会联合长城所能使用的兵力正面攻击,而你们就要在这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救出玄策。兰陵王熟悉那里的地形,所以你负责掩护守约负责救人。记住,一定要快,我们撑不了多久。”
兰陵王是自己来的,因着他和队长本就有旧情,又是玄策的师傅,就被队长顺着他的意思拉来一起进行计划。
这不是个好提议,但是却是如今的首选。
百里守约默默地回想这刚兰陵王所说的地形图,他一定要将玄策救回来!
“蝎子是个很残忍的东西,你只需要把玄策带回来,不管伤有多重,都不要犹豫。”
哪怕之前兰陵王的话让他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看到眼前的弟弟,心都碎了。
手脚麻利地把玄策弄下来,不敢动那些铁钉,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小心对待,也能感受到玄策脆弱的颤抖。
那小小的呼吸仿佛下一秒就会停止。
他抱着人不好行动,一切阻止他们的魔物都是由兰陵王一个人承担。心里暗暗记住了这个人情,更加快了脚步。
“啧!”毒蝎美人挡住了他们的路。守约后跳一步缓住身形,看着那个肮脏的东西眼神里只剩下汹涌的怒火。
“哎呀呀,没想到你们还这么厉害,不过外面要挡不住咯~你们,也都留下来吧!”毒蝎美人像是害羞一般收着下巴,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三人,却不能让人忽视它眼里压不下去的渴望。
“呵,拿命来!”
一把重剑强势的挡在守约与毒蝎之间,靓丽的女子几步跳落在地上,一脚掀翻那毒物,紧接着就是拔出剑一阵飞舞。兰陵王眼里闪过一丝兴奋,也甩了下手中的暗刃,俯冲上去。
两人相当熟练的配合,像是并肩作战很久的老战友一般。
守约趁着双方猛烈攻击的空隙,飞奔回了长城。医生早已在门外守着,看到他来了赶忙招呼他进屋去。
他看着玄策被送进了房间,而自己只能在外面守着,什么事都做不到,莫名的无助席卷着他。其实自己很明白,被铁钉震碎了静脉扎进了骨头,这手脚多半是……要废了。
不知觉的握紧了双手,默默地坐在屋前的一块大石上仰望天空。漆黑的夜里,唯有不远处的战场弥漫的血红色,渲染出整个天幕。百里守约有些想哭,冰凉的身躯似乎还留着昨晚玄策的温度。
小小的,暖暖的。

“守约,情况怎么样!”
“……”
“守约!”
“……”
“守约啊!!”
“啊,嗯?队长……”
花木兰叹了口气,随意靠着石头坐在地上。这次的袭击算是奇迹。消息果然没有错,那个蝎子是一切的主导者。她和兰陵王将其杀掉后,战场上的魔物们那不到一分钟的懵懂的间隔,已经足以被所有的长城守护者剿灭。
最可喜可贺的是这次任务除了百里玄策重伤,都算是凯旋而归。而兰陵王则拒绝了自己的邀请自行离开了。
嘁,那个渣渣。
她在回来的路上听兰陵王说到玄策的伤势,心里为此感到悲哀。玄策这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了吧。
“队长,我一直在想,我对于弟弟,不——我对于玄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已经忘了一切,忘了我,可是这个情,这份缘却没有断。我原本是满心欢喜的,但现在突然觉得,如果没有这些,他是不是会活的好好的,就和其他普通人一样。”
百里守约只觉得那深邃的黑要把自己拉进去,不停的呼唤着自己内心的渴望。与其说是玄策与之自己,不如说自己对玄策又是怎样的。仔细想想,在看到玄策被抓的时候,和第一次失去玄策的感觉不一样。
同样是绝望,这一次却带着些其他的东西。
“啊,天亮了——”花木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眯着眼,掩盖了耀眼的光芒。
百里守约的眼里盛满了的辉煌,无边的绚烂照耀全世界,生命所期望的光明,如期而至。
他抚摸着自己的心脏。
“噗通,噗通”
他活着么,活着啊。
心已经死了。
花木兰一直陪着百里守约,她在回来前就抹了伤药并下了命令没有不要就不要来这里。
大夫们来来去去的端着血盆,以及各种药物,治疗了大半夜,在清晨第一缕光线的映照下,那最权威的那位老大夫叹着气走到他们跟前。
“命是保住了,这可惜这手脚……哎,只怪我们医术不精,交给我们是没办法了。”
“没事你们已经尽力了……”花木兰早已猜到了答案,看着百里守约眉头都没有动一下,摇着头答大夫。
“就是说你们救不好,还有其他人可以?”百里守约打断了花木兰的话。
“这……据我说知,也就那稷下学院的扁鹊神医有这个本事了。”
“扁鹊?”百里守约有些迷惑,他一向只在边疆活动,对中原的人物认识的可是少之又少。
“啊啊,是那个神医啊!的确他的能力算的上是顶尖。可是他的脾气不是想来不好的吗?这么多人去找他治病,答应的可没几个啊!”倒是花木兰以前就在中原生活,对于那位医生的医术却很清楚。
老大夫点点头,就是因为这个扁鹊性情太怪异,所以他才这么犹豫。毕竟比起救人,那位更喜欢实验和杀人吧?
“那在玄策可以奔波的时候,再去救治也可以吗?”百里守约没有理会这些东西,什么都没有玄策重要。
老大夫在守约期待的眼神下点点头,“依他的医术,就算你到冥王爷那儿也能把你拉回来,更别提这手筋了。再则,这位百里小兄弟有魔种的基因,恢复能力极强,休息到可以长途的时间也最多不过半个月。”
花木兰无奈的看着守约瞬间亮起来的眼,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着:“行了,去看看玄策吧!一切都会好的。而且大唐要派两位将士来,正好都是中原人,可以问问情况。”
“谢谢队长。”说完就对着眼前不同于常人的女性点点头,进了屋子。
“真是个好哥哥啊。”老大夫摸着胡子感叹道。
“说不定还有其他什么感情呢?”女士狡黠的笑了笑,女性的直觉清楚的告诉她,这个相当靠得住的队友,有了些自己的小情绪呢。
不过她叹了口气,罢了,多半是看错了呢?
毕竟,这怎么可能啊。
[end]

啊啊啊啊啊啊完结了!!!第一次完结了一个文,突然自豪。
果然坑闲了太久,完全偏离了设想。
跟题目没有一点关系了!!(绝望)
原本这是个g文的来着。。。
哇g文很早之前都码了大半了啊orz。只能改成一个短片试试看了(暴风哭泣)

这毕竟只是个中短篇,最后一章也写过了预期。原本两千就结束的硬生生写了接近五千字orz。不知道结局我讲清楚没有。这是个虐向end,隔了很久在写到后面感觉写不出爱情的意味,所以就化成亲情向。但是守约对如今失忆的弟弟已经存在了一些其他想法但是被扼杀了(对没错就是这么社会)。而玄策是真的把守约当哥哥。至于最后玄策有没有治疗成功,就是天意了(升天)。而失忆或者不失忆其实对于他们来讲都是一样的,我相信那条连接着兄弟之间的线是不会断的。

我们之间,就这样很好。
开开心心的一辈子,你我,都不要哭泣。

摸鱼摸鱼……好久没碰板子了orz。

p4动作有参考。

私心约策x

。我终于屯了这么多!!快表扬我(ಡωಡ)
因为纸张小和手机等原因,照出来跟不理想orz,请见谅_(:з」∠)_
字迹这种东西就不要在意了!我想以后直接手机配字,不知道可不可以orz
p1是不想听讲的万圣节贺图?(抱个南瓜就是万圣节了!)就当作封面了x
剩下的都是后续,一个没有什么剧情的后续。
每个李白哥哥都好难看ヘ(;´Д`ヘ)
画不好男神的痛。
私心加上信云这一对!
不知道亲们是喜欢前面几副的画风还是最后一副的那种。。(偷懒专业q版!)
最后默默表白一发玄策妹妹。。我已经忘了被他怼死在峡谷的痛(⁄ ⁄•⁄ω⁄•⁄ ⁄)

哇啊啊啊,刚入太中的我一点都不知道圈里的太太们啊_(´□`」 ∠)_,亲们说的杉木太太以及008太太是哪两位啊(暴风哭泣)。
求推ค(TㅅT)ค

蜜汁后续,我也不知道在画些什么QAQ
p1是守约的懵逼状态。
p2是兄弟(划)妹选合适的衣服,守约果断玄策小迷哥。
后面的是很久以前摸的玄策女体,不懂画风。

哇,这个小漫画真的要画下去的话我岂不是真的要废了。(不你已经废了)

现代?
反正就是变性了啦。
可能有后续。
可能。
玄策小姐姐目测成年其实只是童颜巨乳( _ _)ノ|壁
啊啊啊谁能告诉我如何上特效。
手机像素不好请见谅_(:з」∠)_

用我的纸,用我的笔芯,不是我的手,摸出来的鱼。
果真是不一样的(暴风哭泣)。

零你说好的中也和芥川也漏了_(´□`」 ∠)_
不过小老虎是真的帅气。
还有我这手机像素感人近图就怂了吧( _ _)ノ|壁

看看你落下的儿子女儿们,他们这么可爱你居然忘了!零你的良心呢?!

最后,社会我老零,人傻话又多。
@青琐翊宸机。 我的中也…(怨念)

嘿嘿嘿和 @今天喝假酒了吗 一起嗨~
莫名的id很配明明没有干什么坏事。
虽然有点小不服那个mvp。
但是谢谢赵将军给的所有蓝啦。
从自己的到对方的,有点小心疼敌方打野(并没有)。
抢了人头也没关系啦,我有蓝,有将军在旁,要人头何用。
孔明感激不尽。

今天一群人拉我单挑一局未输恍恍惚惚,开心到飞起。

不存在的名字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哪怕我和他已经生活了很久,虽然之间有长达数年之久的分别。
都说是日久生情,可我总觉得只是那一眼,只是那一阵风带齐他的头发,只是他有些开心嘴角……
就是这一瞬一瞬,令我情深。
在此之前,他仅仅只是我的哥哥。
只是自己的亲生哥哥而已。
可是现在我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的直视着他,唤着他,亲昵地叫他,“哥哥。”
我会害怕他眼里的星辰,我会胆怯他温柔的轻语,我会止步于他笑着的叫我,“弟弟。”
但这都不能阻止我对他的爱。
我想获得他更多的时间,感情,甚至是和自己一样的心情。
但全部的私欲都消失在他的一颦一笑中。
他可是我的哥哥啊。
我的亲哥哥,我们是亲兄弟,这不仅仅是同性之爱,更是乱伦。
我怎么能做这样的时候来玷污他,伤害他。
我只要是,也只能是他的弟弟,他的玄策。
这已经足够了。
哎呀呀,作为小霸王的我怎么能这么文绉绉的,肯定是那中原来的人把我给带坏了!
今天哥哥会做什么菜呢?只要给我的不是蔬菜什么都好嘿嘿嘿!我可是长身体的时候,为啥哥哥会听凯那胡言乱语只给我吃蔬菜!
哼哼哼,抢不到肉我不姓百里!!
…………”

百里守约看着床上的弟弟静静的看着他的日记本,心里徘徊着不安。
这次任务虽然成功,但是玄策却伤了脑子,意外地失忆了。除了基本的生活常识,其余的一切都忘记了。
当自己的弟弟满眼警惕的看着自己时,比再次见到他的时候还要痛心。这个从来都只会跟着自己,围着自己转的孩子以另一种形式是离开了自己。
比玄策恨自己还要难过。
他没有看过玄策的日记,除了这是隐私外,还有就是当自己看到这个简约的本子时玄策都很是抵触,一脸慌张地打着哈哈把本子藏了起来。
从此以后他就再也不过问这个了。
弟弟长大了,应该有属于他自己的空间,指不定是喜欢了哪家姑娘。

百里玄策合上本子,轻轻抚摸着凹凸不平的外壳。
原来如此,原来自己是喜欢眼前这个和自己是亲兄弟的人啊。日记里的字里行间都有着自己对他的爱,虽然这是失忆前的自己。
但失忆却不代表失去了感情。
自己醒来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明明是那么的陌生,却无比的安心。
可是啊,他不喜欢自己呢。
这么温柔的一个人,这么好的一个人,终究也会是别人的。

“玄策?”百里守约疑惑的看着自家弟弟望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眷念。
“内。”如果他不喜欢自己,那就放手吧。
“怎么了弟弟?”是呢,我是你的弟弟啊。
“你的名字是?”
日记里从来都没有你的名字,哥哥。

半小时产物,又是一个段子。
我觉得自己也只会写点段子了orz
什么时候完结那个中篇?(我觉得没人记得了。)
别问我,我不知道。
@咸鱼大王 嘿嘿嘿给大王笔芯!!!

我有一个梦想

论填坑的快感。

还是写写短的吧……

这是个假的ABO。

玄策视角。


我有一个梦想。

就是想哥哥永远都只是我一个人的。

只是我一个人的。

只能看着我,只能对着我笑,只能为我牺牲为我去奋斗。

所以当我看到那个名叫凯的男人,那些所谓的队友,朋友,享受着本该是属于自己的温柔时。

无与伦比的躁动燃烧着我。

身体里的燥热感足以让自己沉陷。

啊。

不安的扯了扯衣角。

是发情期到了。

模糊见看着哥哥慌张的脸。

想着想占有他,拥有他。

不顾一切的对着他大喊。

“标记我!标记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哥哥是ALPHA。

哥哥狠狠地刺穿了我。

而自己也完完整整的献给了哥哥。

混沌间我听到哥哥沙哑的声音。

“我爱你玄策。”

“再也没什么能将我们分开。”

没有力气的身体不能回应哥哥的深情。

心里却是无比愉悦。

是的哥哥。

再没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END


只是一时爽文……emm